【原创】搞笑奇幻小说一《天下谣声》青梅竹马

  从很久以前就出现了拥有特殊能力的人,他们被称为—异人种。但是就是因为这种优势导致人与人之间的差异,异人种独霸常人之上,世间规律被打破,常人做着不堪设想的事,而异人种则高枕无忧。这群人被后世厌恶的称为“益人”

  直到外界的侵入才打破。在益人的统治下,一推即倒。一些困境中觉醒的人物引导人们灭异人退外界,几个周转之后获得了胜利。自从,新世界的大门向他们打开。

  为了巩固统治,领导者们颁布了《特殊人种隐异政策》,现存的异人除了一些散乱的流派外,最出名的当属“八大家”

  异人种看似消失实则隐匿于黑暗当中,他们在等待着机会,一次能颠覆世界的机会。

  “我说陆楚生,你买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干嘛?”面前这个留着刘海,脸上透着几分稚气,长得不错的十八、九岁的帅小伙听后拿起手中类似于手雷弹的东西说:“你懂个屁!要是那一天外面那些不长脑子的家伙又打回来了,你们连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”

  “我说陆楚生,你是不是得了妄想症?都多大了,还跟个小孩似的瞎搞。要不要去我家医院看看?同学价,给你打八折!”陆楚生生气地盯着面前这个梳着个长刘海,时不时用手撩一下自己的刘海,人长得不错的黄发男生。黄发男生见状,不以为然地撩了下刘海,顿时房间内传来一阵尖叫声。陆楚生愤愤地盯着眼前这名令人作呕的俊男,恨不得一口吃了他!这名男生微微一笑,轻轻走到陆楚生面前,轻声说:“你是想用这些东西教训那些欺负你的人吗?比如说钱哥?对不对?儒涕生!”男生说完后就笑着离开了,只留下原地发愣的陆楚生。

  “陆楚生!你个**!我们的手机,项链,钱包都被你藏哪去了?”办公室内,三个男生怒目圆瞪地看着陆楚生,挥舞着拳头,似乎下一秒就要冲上去凑陆楚生一顿。陆楚生不以为然地耸耸肩,说:“钱哥,你可不要乱说啊!我可没拿你们的手机。你也知道,昨天你一个劲地揍我,那揍的叫一个爽啊,揍得我连护住自己都极为勉强,怎么可能去偷你的东西呢?再说我昨天除了和你们见过一次面就没有再多的交集了,这一点学校大部分人都能证明,我知道钱哥看我不爽,但是也不能因此而说我就是小偷啊?你说是不是?钱哥!如果你还不信,那你们试着像昨天那样再打我一次,看看能不能偷到你们的东西?”钱哥听后,冷笑一声,脸上青筋暴起,挥舞着胳膊,沉重而缓慢地发出几个音“好啊!竟然你找死,那我就满足你!”说着,向陆楚生接近。陆楚生见状,到不着急,一脸戏谑地看着向自己缓慢走来的钱哥。就当钱哥要抡起拳头揍陆楚生时,一道震耳欲聋的声音传来,“马多钱!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?竟然敢当着校长的面动手打人,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?你眼里还有没有点规矩了?”钱哥听后不满地收回了手,稍微恢复了些理智。“钱哥!我最近皮有点痒,我还等着你来帮我挠挠呢!”钱哥听后,眼神凶煞地看向陆楚生,愤怒地说:“好!我这就来帮你挠挠!”陆楚生微微一笑,“谢谢钱哥!”“都给我消停点!”陆楚生和钱哥听后纷纷安静了下来。王校看向钱哥说道:“马钱多,物品物品遗失这件事先放一边,你群殴学弟这件事是怎么回事?”钱哥听后,解释道:王校这可不能怪我!是陆楚生那小子先动手的,你看我这肿着呢!而陆楚生那小子不是好好的?”钱哥看向陆楚生时不禁满脸黑线,“呃,这是什么鬼?”此时的陆楚生身上满身伤痕,脸色还有逼真的红色燃料在往下流脸色十分憔悴“Fuck!**!要不要脸?**能不能装得敬业点?”王校也是一脸的黑线,咳嗽了一声,喊道:“不要闹了!陆楚生!”陆楚生听后,撇了撇嘴,用毛巾把身上的涂料给擦掉了后看向王校解释道:王校,这可不能怪我呀,是钱哥说要我打他的!钱哥听后,脸都气红了,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你说什么?”王校咳嗽一声说道:“这样吧,你们都是成年人了,互相道个歉,这件事就这样过了吧。”说完,看向陆楚生和钱哥。陆楚生倒是觉得没啥子,但反观钱哥脸都被气炸了!“开什么玩笑?要我向这**道歉?除非天塌下来了!”说完,钱哥愤怒地盯着陆楚生。陆楚生被盯着不自在地扭了扭屁股,害羞说:“钱哥!憋这样盯着人家嘛!人家会害羞的!”钱哥一群人听后,差点把前天吃的饭都吐出来了,一脸难受地对陆楚生说:“我认输!陆楚生!太恶心了!”说完,钱哥一群人向陆楚生微微弯腰强硬地说了句对不起就走了。

  王校见状,心里思付:“这小子跟他爷爷一样不要脸,果然是亲生的!”王校长从口袋里拿出包烟,抽出一根递给陆楚生,陆楚生接过,含在嘴里点燃后深深吸了口。王校长看向窗外说道:“楚生啊!你爷爷是我师傅,他临走前托我照顾你,我必须尽责,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,也知道你吃了多少苦,但如今你已经长大成人了,虽然你爷爷不知道去了哪里,但是你现在不是已经过得很幸福了吗?

  为什么就不能放下执念,好好的过日子呢?”陆楚生摇了摇头,苦笑道:“幸福吗?王叔你不是也很明白吗?这世上从来没有什么所谓的正义,只有自己才是理!”说完,陆楚生把烟扔进烟灰缸里,向王校招招手说道:“王叔!我走了!”王校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:“这小子,跟他爷爷一样固执。看来楚生这小子是注定要走上那条路了!”

  陆楚生的手举向天空成劈势然后缓缓落下,落到脖子处时,手臂一弯曲快速伸向头部,“抱歉,黄少,突然想起家里衣服还没收,下次再战吧,拜拜!”说完,一阵疾跑迅速脱离了战场。

  黄少云身边的侍从问道:“现在怎么办?”黄少云听话,生气地骂道:“还不是你们瞎弄什么特效,把人都吓跑了!”“我这不是为了突出少爷的威风嘛。”黄少云头疼地摸了摸头说:“算了,下次再比吧!”

  “那个,少爷,为什么你非要和这种家伙比赛呢?”“为什么?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,至少在他身上感觉到了不一般的东西。”“难道那家伙也是异能者?”侍从惊讶地问。

  “吓死我了,那黄少云是想杀了我吗?那是能随便拿出来的剑吗?随便挥一下我就会掉个什么零件了!”陆楚生气喘吁吁地靠在墙上:“应该没追过来了,先回家吧。”

  “嗯?”陆楚生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阵风吹过,回头看时,眼前除了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,陆楚生见状松了口气:“还以为那家伙追过来了。”

  突然又一阵风吹过,陆楚生此时不再犹豫拔腿就跑,但越是跑,那种危险感愈近。

  最后陆楚生感觉到了一个影子靠近了自己,惊慌地回过头去,随后眼前瞬时一片黑。

  夜晚,一间房屋里隔着窗纱透出些许光芒。陆楚生慢慢睁开眼恢复知觉。“好疼啊。嗯?这是哪?”

  陆楚生坐在一把椅子椅子上艰难地蠕动了下身子。陆楚生惊讶地看向四周,扫视了一遍陌生的环境又意识到自己此时正被绑在一把椅子上,下一瞬,眼睛凝成豆豆状。“**,这是哪?而且着电视剧里犯人被绑在椅子上受审的情节又是什么回事?”正在陆楚生还在惊讶时,房门打开了,紧接着一个长发飘飘,神姿多彩的美女手上提着个袋子走了进来。

  陆楚生见到此人眼睛不由自主地被她所吸引,随后猛地一惊回过神来,疑惑地问道:“你是谁?还有,这里是哪里?”

  被问话的女子似乎并不在意陆楚生的话,径直走向陆楚生。陆楚生看着面露凶色的女子径直走向自己,不禁害怕地闭上了双眼。

  而另一边,女子举起伸向陆楚生,最后落在了大腿上捏了捏。“嗯,差不多了。”

  陆楚生一脸懵逼地看着女子“what?啥东西?”正在陆楚生疑惑时,女子自顾自地继续说:“大腿已经**了,行,下一步!”说完双眼阴冷地看向陆楚生。此时,陆楚生害怕地直抖索。突然陆楚生面前的女子双手插腰大笑道:“哈哈,现在及时你能松开绳索,但双腿**失去了行动力,你已经完了!”陆楚生听后,一脸懵逼,“那个,小姐,你是有什么事吗?”此时的陆楚生心里暗自松了口气:“还好是个傻子”

  “没啥事,就是想要你加入我们无属会。”听到这,陆楚生双瞳放大,几乎是咆哮着,“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无属会是个啥东西,但是有你这样邀请人的吗?就算想加入,被你这样一搞,谁还想加入啊!”

  女子不以为然,“想不想都没关系,反正最后都要加入无属会。”说完,一脸阴沉地看向陆楚生“所以,你想不想?”陆楚生听后,吓得冷汗都留了出了,小心翼翼地问:“不想的话,会怎么样?”女子听后,右手抵着下巴,思索了片刻,“我想起来了,上一个这么说的好像废了条手,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答应了。”女子说完,看到陆楚生像是在吃泡面时有人在他旁边拉大便的表情,缓了缓语气,略带温柔地说:“放心吧,无属会是有组织有纪律的,不是黑会,入会都是自愿。”

  说到这,女子还不忘给陆楚生竖了个大拇指。陆楚生听到这,满脸黑线“大姐,你是不是理解错了什么?”

  陆楚生的表情突然间认真了起来,“说到底无属会到底是什么?而且,为什么要找我?”

  女子听到这,脸上浮现出难看到神色,下一瞬间头稍微朝肩膀弯了弯,表情突然变得**起来“啊!我没说过吗?”

  陆楚生此时对这个脑子时不时短缺的女子真心无语,明明是个冰山美人,但那傻缺的样子实在是跟她不符,不过,还挺可爱的。

  “总之无属会是个独立的异能组织,至于我们为什么找你,你应该一开始就很清楚了。”陆楚生听完女子一番介绍后陆楚生面露难色,眼睛直盯着眼前这位惊艳的女子,警惕着扫视着她,似乎像是要讲她剥开一般。“这个无属会到底是什么?竟然知道我的异能,而且这女人到底是谁,为什么会有种熟悉感?难道是跟那个组织有关?不,应该不会。那就只有可能是跟王叔有关了。先看看情况吧,找机会溜走去找王叔。”

  “所以,你想不想加入无属会?陆楚生!”女子又一次问道,但这次是面带微笑地说的。

  “不是,是我自己的想法,这样就可以防止某些狡猾的家伙使绊子了,怎么样?我聪明吧?”

  陆楚生知道不能拒绝,所以想找个机会脱离控制。陆楚生在此时悄悄释放出了异能。

  “嗯,可以,只要你肯加入问什么都可以。”陆楚生见女子这么爽快,也不浪费她白白给的好机会。那么我要问了!“嗯嗯!问吧。”

  “请问你的三围是多少?”陆楚生刚说完,就传来了女人的声音,一串数字快速而有力地从她嘴里传出。

  陆楚生一脸惊讶望着面前的女子心想:“这妮子没有羞耻心吗?怎么被问到三围时反应能这么迅速?”

  女子见陆楚生半天不说话,一会地问“怎么了?难道我说错了?那我的三围到底是多少?”

  “不是,我说错问题了,不是这个问题,重来。”“嗯嗯!”陆楚生此时神经绷紧,眼睛死死盯着面前的女子,而另一边的那人,也是如此,此时气氛十分紧张,十分严肃。陆楚生突然对女子大声喊道“你今天穿的内裤是什么颜色的?”

  就这样,过了很久,陆楚生基本上把女子的所有私密问题都问了个遍。但都没有丝毫动摇眼前这座雄山。

  陆楚生见状,立马使用异能拿到一把利刀,隔开了绳索,紧接着,又搞出了些粉末往女子撒去,乘现在。下一秒,陆楚生从窗户飞跃了出去,稳稳当当落在了阳台上,然后一个翻越,到了马路上,紧接着转进一个巷子里。而女子这边,扇了扇这些粉末,快步跑向窗台,眼神凝视着充满危机的沉小街。女子此时,嘴角弯曲,微微一笑。

  陆楚生在街道上东躲西窜,神经紧绷着,生怕又被那女人抓回去折磨自己。说到她,陆楚生又十分庆幸,“多亏她分神来,不然今晚就栽在她那里那了。话说,问了那么多令人羞涩的问题都脸不红气不喘地回答了,怎么一问到名字就突然出神了呢?难道是她的名字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算了,想那么多干嘛,逃命才要紧!”

  “应该甩掉了吧。”陆楚生气喘吁吁吁地跑着,头瞥向后面,幸运的是哪个给陆楚生造成恐惧感的影子未出现。陆楚生松了口气,步伐也慢了下来,心里回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“这世界太疯狂了,果然做主角好累。”陆楚生刚说完,脚下突然无力,陆楚生做了几个简单的动作,随后疑惑地看向脚下,下一秒陆楚生哽咽了下口水,节奏只听到“啊”

  掉下洞的陆楚生艰难地抓在石块的缝隙里,努力保存自己身体平衡,随后一使劲重新回到了水平线上。陆楚生面露难色,喘着气,还没从刚才那件衣服回过神来。突然朝陆楚生又飞来几个锋利的物品。陆楚生惊讶之余下意识躲过致命一击,但因失去平衡踉跄地摔在了地上。

  下一秒,一辆货车撞向陆楚生,陆楚生没来得急反应,直接帖在了车头上,任由风儿吹拂着他的头发,“看来今晚是个难忘的夜了”

  晚风吹过,夜已深,陆楚生狼狈地走在道路上,满脸的阴愁“那个疯女人还挺会玩,把我弄成这样,下次见到她一定要加倍奉还,我要让她跪在我面前叫爸爸!”说着,陆楚生拳头握紧。

  走了不少路,陆楚生终于到了王叔家,陆楚生此时已经十分疲惫了,脑子里开始想着怎样敲诈王叔,这是本能。

  想着,陆楚生打开了房门,王叔的脸露了出了,头顶还是那么秃。陆楚生下意识地朝旁边看去,在王叔旁边还坐着个人,只见那人微笑地看着陆楚生,那人赫然就是把陆楚生搞成那样的罪魁祸首。当看清那人的脸时,陆楚生直接瓦特了,随后重重地一甩门,从恐惧画面中逃了出来。“呼,冷静些,陆楚生!这是幻觉,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太对。”说着,陆楚生重新打开了门,眼前出现了王叔,可怕的是旁边刚才那人并未消失,那勾人的笑容依存。

  陆楚生吓得愣在了原地,此时陆楚生脑子里在飞快地运转,他明白这是不挣的事实,所以好去面对。不愧是陆楚生,短短几秒钟,就把前因后果分析了透彻。在得知了自己的答案之后,陆楚生叹了口气,眼神充满怜悯地看向王叔“唉,没想到会这样,我懂了王叔,我不怪你,毕竟你忍了几十年了,一个秃顶的油腻大叔突然遇到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主动找上门来,按耐不住自己狂躁的心,抵挡不住诱惑而出卖了我这件事我不会怪你的。”

  王叔听到陆楚生这么说,脸直接黑了,语气深沉,敌意浓浓“虽然我不知道你说得是啥,但拜托你不要一脸欠揍的表情看着我好不好?还有,你这一身是怎么回事?又跟狗抢吃的了?”陆楚生听后,黑着脸看向了旁边正坐在沙发上喝茶的女人。此时女子侧着脸,一副跟我没关系的样子。

  陆楚生听到这句话忍不住抱着肚子哈哈大笑,“哈哈…得了吧,王叔,谁会喜欢上秃头?而且还是那么漂亮的女人。你也太不要**了吧,这种话都敢说!”

  “不是你先说的吗?而且,谁的**也没你的厚啊!不然怎么还敢说我**厚?”王叔满脸黑线地说。

  上一秒还在哈哈大笑的陆楚生下一秒就恢复了常态,恢复了常态,好像刚才的事情没发生过一样。陆楚生双眼凝聚,语气深沉地说,“所以她到底是谁?”

  王叔听后,似笑非笑地看了眼陆楚生,说“你不记得她了?小时候你和她睡在同一个屋子里生活,几乎是形影不离,怎么长大了就不认识了?不会是看到美女害羞了吧!”

  陆楚生见到王叔这一副表情手怪痒痒的。陆楚生思索了片刻,又仔细瞅了几眼女子,“小路离?”陆楚生突然大声说道。

  路离姚看到陆楚生那**一样的表情无语地说“嗯,倒是你,我都暗示了好几次了,怎么就是想不起来我是谁?”

  “不,不对!你肯定不是小路离,小路离才没你那么凶呢。”陆楚生像是没听到路离姚的话一样说道,后又一脸骄傲地看向王叔“话说,王叔,你怎么也搞起恶作剧来了?是想报复我吗?不过,你还差得远呢!”

  王叔听后,一脸尴尬。此时的路离姚脸色变得核善了起来,释放出令人窒息的气场。

  而正在得意当中的陆楚生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,小心翼翼地扭头看去,此时的路离姚像个魔鬼。

  路离姚像是没听见似的作势就要对陆楚生下狠手。陆楚生见状,紧紧闭上了眼,害怕地颤抖着。接着是一声巨响,一道影子倒地。

  剩下的两人满脸黑线。此时路离姚倒在了地板上,因为她不小心摔了一跤,头直接砸在了桌子上,晕过去了。

  事后,陆楚生背着路离姚走上了二楼,回头对王叔说道,“我先把小路离送去休息了。”

  王叔笑眯眯地看着这一对人,说“别闹得太晚哦!注意休息,还有,我这里没有那东西哦,注意点!”

  王叔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,心中涌出一些怀念,“这两个娃,从小就爱闹腾,希望他们能平安幸福地活下去。”

  陆楚生将路离姚放在了床上,取了一叠被子盖在路离姚身上后看了一眼路离姚,心想:“还是安静的时候更可爱。真没想到竟然长得这么漂亮了,小路离。”

  “是和小路离有关吧。”陆楚生双眼紧盯着王叔,令人不由自主地升起几分惧意。

  陆楚生听后,沉默不语,双眼透着凶光,似乎在这双眼下,一切事务都将圆形毕露。

  “其实,姚儿在几天前就搬进来了,而且从搬进来那天起,姚儿每天都在暗中观察你,而且每次观察回来都会买一些奇怪的东西,你也知道,最近学校里要搞哥大项目,手头很紧,所以实在是没有闲钱供姚儿花费,所以就从帮你私通赃物里拿出来一部分来先救救急了。”在说的时候,王叔一直观察陆楚生的脸色。而此时的陆楚生脸色越来越难看,最后终于忍不住爆发了出来,“你是在耍我们!”这一道声音非常大,里面充满着陆楚生愤怒的能量。

  王叔被这一道惊雷搬的声音惊到了,连忙解释道“其实路离姚加入的无属会是…”王叔话说到一半,陆楚生此时像个发狂的野兽一样,喝道“你竟然擅自动我的钱还不跟我说一声,你也太坑了吧,王叔!”